• 海德沙龙翻译组

    利用假期帮海德沙龙翻译组搭了个网站 https://translations.headsalon.org,不为什么,就是比较闲。

    评论系统几经权衡还是决定和本博客一样用 Disqus,墙内无法访问,暂时只能靠大家自力更生,抱歉。

    有了谢益辉大大的 blogdown,建站其实已经很简单了,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写爬虫和正则表达式上了(以及实在写不出来的时候手动一个个修改),数据清洗确实是数据分析中最累人的那一步。。

    当然这是值得的,作为中文世界品味最高的文章翻译组,他们理应得到更多的阅读。

    大家新年快乐,多吸海德。

    阅读全文

  • 我的师承

    这是一个无趣的世界,但有趣在混沌中存在。——王小波
    阅读全文

  • 我们没有敌人?

    上周有个人走了,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他的事迹无疑是令人敬佩的,他的事业也无疑是失败了。

    独自原谅换来的是瘐死狱中,而外面的世界早已爬满了小粉红。

    大家都赞美甘地。爱因斯坦说:“后世的子孙也许很难相信,历史上竟有过这样一个人。”

    即使出了专业领域,爱神说话也还是挺准确的,除了要把“一个”改成“一群”之外。

    曹晚植,朝鲜甘地,因为和苏联不对付,老大哥把他抓了起来,没几年就死因不明了,历史记住他了吗?

    “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的腐儒历史上多的是,又成过什么事呢?

    甘地常有,而英国人不常有。

    我们是有敌人的。

    阅读全文

  • 饼图的妙用

    在数据可视化领域,饼图被普遍认为是个非常糟糕的可视化方法,只有在一些特定情况下你才应该使用它。

    但是谁说糟糕的东西就一定没用了呢?

    阅读全文

  • 心理学的危机

    NBA 总决赛刚结束不久,今年最幸福的肯定就是勇士球迷了。宇宙勇的球迷一定很关心一个东西,因为它决定着你看到的是海啸组合还是铁花兄弟——它就是手感。

    但是。。手感这东西真的存在吗?

    阅读全文

  • 一个直播

    最近在国内玩耍,前阵子顺便帮万门大学做了一个直播,讲的是如何自学编程。

    阅读全文

  • 环美旅行

    打算这个月中到9月初环美一趟,之后可能再回国玩一阵。行程还有一些未定的部分,愿意接待/面基的朋友欢迎联系我 [email protected]

    阅读全文

  • 此情可待成追忆,吃饭睡觉PhD

    博士毕业了,趁着博客正式开张之际总结一下,顺便帮助那些不了解我的人——包括许多因为认识我一些年而误以为了解我的人——了解我。为这事费点笔墨是值得的,毕竟我的思想背景在中文世界远非主流,因此许多人持有的“因为你人生的某一阶段和我相似所以我们应该是一类人”的朴素观念常常让我感到困扰。

    阅读全文

  • 伪全息投影完全教程

    按:这事没有预想的有趣,不过也花了我些时间,简单记一下方便后人。

    上面是我用 ipad 进行伪全息投影的效果图,相关教程网上搜“手机 全息”会有很多,但都有种种不足。我这个可能是最精确完备的,那些能轻易搜到的部分我就不细讲了。

    阅读全文

  • 用台球算圆周率

    今天是 π 节,我介绍个非常有趣的计算圆周率的方法。中文互联网上似乎还没人提过。

    2018/7/5更新:我发现简书上的安安以迁迁在我写这篇文章两个月之前就写过这个话题,且写得比我好多了,所以这篇文章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