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有个人走了,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他的事迹无疑是令人敬佩的,他的事业也无疑是失败了。

独自原谅换来的是瘐死狱中,而外面的世界早已爬满了小粉红。

大家都赞美甘地。爱因斯坦说:“后世的子孙也许很难相信,历史上竟有过这样一个人。”

即使出了专业领域,爱神说话也还是挺准确的,除了要把“一个”改成“一群”之外。

曹晚植,朝鲜甘地,因为和苏联不对付,老大哥把他抓了起来,没几年就死因不明了,历史记住他了吗?

“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的腐儒历史上多的是,又成过什么事呢?

甘地常有,而英国人不常有。

我们是有敌人的。